挂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曹正飞刀刺高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0:22 阅读: 来源:挂锁厂家

操刀鬼曹正是《水浒传》里七十二地煞之一,开封府包府后街人氏,屠户出身,有着一手屠宰绝技。他屠杀牛、马、羊、猪不用捆绑,而将它们放开奔跑,只见屠刀一甩,白光一道,刺到致命处倒地身亡。如催命鬼勾魂一般那样快,故而人们称他为操刀鬼。

曹正不光屠宰有绝技,还使得一手好刀枪,尤其飞刀绝技,真可谓举世无双。他的武艺是谁教就?不是别人,正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亲授。他和林冲的亲密,好似父子一般。自从林冲被高俅陷害刺配到沧州之后,曹正恨高俅恨得咬牙切齿,为了替老师报仇,他联络师兄师弟,一次次谋划。他的师弟有过街鼠张三、青草蛇李四和花狸猫王五,天天都要到张教头府——林冲岳丈住处去问候师娘和张教头,为林冲娘子和锦儿尽心效力。荆娘为此没有寻死,一心一意等林冲返回开封团圆。就这样,她虽度如年,还是一个月、两个月地等啊等啊。高衙内虽也多次前来寻隙,均是被他们几个突然出现,荆娘斥骂着将高贼赶出门外。一晃八个多月过去了。

忽一日,曹正到师娘处问安,返回家刚刚剥完一头牛,只听有人在门外连喊带跑,满头汗水、上气不接下气,跑进门喊道:"曹正哥哥,大事不好了!"

曹正停下屠刀,见张三、李四大汗淋漓,惊慌失措的样子,问:"什么事?快快讲来!"

眶说:"高衙内带官军围了张府,张教头出门怒斥他们,被衙内的武师当场打死了。"

李四说:"如狼似虎般的高府官兵,闯进要抢师娘,师娘得知后见难逃贼手,顶牢房门悬梁自尽了。高贼已去,我们放下师娘,只得回来禀告兄长。"

"啊!"只听当啷一声,曹正的屠刀落在地上。张三说:"咱们还有何面目再见林教头呢?"

李四说:"听说锦儿同他们辩理,也被那伙官贼打死!"

曹正呆愣一会儿,突然闯进屋内捞过一把鬼头大刀,就要冲出去,大声骂道:"高俅贼子,你陷害我师,贼子又逼死师娘,我不宰了你誓不为人!走!找高俅老儿讨血债去!"

张三、李四见此,忙向前拦住:"曹正哥哥,咱们要进太尉府,还不是飞蛾投火,白白送死吗?"

曹正说:"恩师仇没雪,又逼死师娘,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啊!"

李四说:"咱们不能硬拼,现在要学恩师的'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要先这么这么办,再这么这么行动,怎么样?"

张三说:"咱得雇人先发送张教头、师娘、锦儿他们,然后伺机为国除奸,为民除害,杀掉奸臣高俅贼子。"

曹正说:"就依你们之见,早早报仇。"

安葬过张教头、林冲娘子和锦儿后,曹正就搬出府后街,来到城北张家庄张三家住下,伙同师兄师弟,除练武外就天天寻探高俅行踪。一晃十几天过去了,根本无法近到高俅身边。高俅一出太尉府,前呼后拥,侍卫众多;要人府行刺,戒备森严,无法行刺,一连数月未能得手。愁得曹正紧锁双眉,虎目紧闭,心急如焚,有时失眠。就一天天磨刀,磨了这把屠刀再磨那把,磨后站在门外离那棵小树一丈、两丈、三丈远处甩刀刺树;那棵小树被飞刀刺得千疮百孔。飞刀百发百中,原来的打算不行了,他想啊想啊,冬去春来,终于想出了计谋。

阳春三月,春风宜人。这年开封城东清明玉皇庙大会,热闹非凡,敬香的善男信女,三教九流的游客浪子纷至沓来,络绎不绝。辰时末,庙内庙外人们拥拥挤挤,经商的,上香的,卖饭.的,耍拳卖艺的,真是人山人海。

山门外通往开封东门的要道边的空场子上,围满了人。只见一个五十余岁,身高八尺有余,方脸浓眉:鼻直口方,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略带几根花白胡须的汉子在那施展刀术。他手中那两把短刀舞得快若旋风,滴水不漏,看上去好似白光缠身。那短刀一尺来长,却能让人只见光闪不见人。一刀三变,三刀九变,刀刀紧扣,路路相连,变化莫测。围观的无不喝彩,听到叫好声,人越围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有的伸长脖子,有的目不转睛,有的踮脚细瞧,就连大道上都是站得满满的人,喝彩声此起彼伏,掌声不断。有个瘦小个子拥挤着钻进场内,一进场他喊将起来:"不会看的看热闹,会看的看门道。我看这位老师不定有真本事。"

那武师听此收式停刀:"小老弟,我是以武会友,请指教。"

那小个子喊道:"这两下子谁不会,若有真本事,让你徒儿头顶铁蛋,站在两丈开外的那棵柳树前,甩刀将铁蛋刺落不伤头发,我甘愿拜你为师;若不赶快收摊离开,一会儿高太尉要来降香,还有你的好果子吃。"

那武师一抱拳道:"来此庙会,只我一人,哪有徒儿?"

圈外一青年吼叫着闯了进来:"看你那猴形,一把抓住两头不露的个子,蹦三蹦够不着二道筲箍,也不撒泡尿照一照你那张脸,我愿拜他为师。"说后走进场内,作了个罗圈揖:"诸位,我寻师多年,不知找过多少名山古刹,见过多少武林高手,均不是我所求之师,今日来此,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愿拜在门下为徒。"说后,跪下磕了三个头:"请收我为徒!"

那武师向前将他搀起:"我武艺不精,怎敢收你为徒!"

"你不收我,徒儿跪死在此。"青年说。

武师向四周看了看,见远处尘土飞扬,那瘦小个子见此,喊了声:"我不看了,没见过这种拜师的。"

武师点点头:"不这样拜师我还不收呢!好,我收你为徒。"那青年站起,见武师从身后皮囊里拿出一个像鸡蛋大的明晃晃的铁蛋,让观众瞧看。

那青年叩首将铁蛋接在手中,随即跑到两丈远那棵柳树前站稳,头顶铁蛋一动不动。

那武师作个罗圈揖,对众人说:"献丑了!"只见他手中那把明晃晃一尺多长的短刀光亮刺眼。顿时,围观的人们,有的瞪大了双眼,有的扭头紧闭双目;也有的小声议论。说时迟,那时快,那武师手一扬,一道白光疾似流星,快如闪电,只听当啷一声,铁蛋落地,利刀刺进柳树内足有半尺深。那青年扭头跳将起来,喝彩声,叫喊声轰动了整个庙会,人们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正在此时,拥挤的人们一阵大乱。锣声山响,一队官兵,喊叫声如狼嚎一般,躲得慢的挨上了皮鞭。这是咋回事几,原来是高俅来到了玉皇庙大会。那官兵一个个贼眉鼠眼,有的扛刀,有的握枪,有的挥鞭开道;卖东西的车子有的被挤歪,有的摊子被踩碎。官军队里中间并行三匹高头大马,端坐三人,中间那个尖头鼠目,蒜臼鼻子,长几根黄稀胡须的就是高俅。

他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左边那位是高俅的长兄高大,右边的就是高俅的螟蛉义子花花太岁高衙内。因去冬他带兵去抢林冲妻荆娘,打死张教头和锦儿,林娘子悬梁身亡,他一下大病数月。高俅为了使他病体早愈,当时就答应他到清明玉皇庙会上陪他前来选美,只要他看中的不管是闺女或媳妇,就抢到府里拜堂。于是带数百名官兵,两个教头前来庙会。听到喝彩声不绝,高俅鞭梢一指喊道:"到那边看看!"官兵硬闯,围观的喊叫着横挤,乱成一片。见高俅带官兵拥来,那位武师身一转,两道白光向高俅飞去,高俅说声"不好",头一歪:"哎呀!"两声,高俅和衙内从马上栽了下来。顿时大乱,"抓刺客!"赶庙会的和官兵挤作一团,那武师已不知去向。

这武师是谁呢?他不是别人,正是曹正化装成卖艺的;当场拜师的那青年是张三,进来闹的那瘦小个子是李四。为何要这么办呢?几天前曹正的师弟王五,从高俅侍卫口中得知高俅这日将前来庙会陪他义子选美,故在此等着甩飞刀刺杀高俅。在一片昆乱中,曹正方可逃脱。当时飞刀出手时,因人太多,怕伤百姓,飞刀偏了一点点,没有杀死高俅,只削掉他半个腮帮,加之高俅有些武艺,扭头极快,才没有刺到要害处,留下他一条狗命。高衙内被飞刀削掉半只耳朵,划掉半截眉毛。

曹正从此离开东京汴梁城,来到山东二龙山落草,后随鲁智深、杨志、武松等到梁山入伙,成为山寨掌管监造诸事头领十六员之一。曹正玉皇庙刺杀高俅虽没将贼子杀死,但这段故事却一直在民间流传着哩。

后人赞道:

曹正恩师是林冲,林冲被害他愤怒;

师兄师弟共练武,为师报仇绝计生。

飞刀绝技谁能比,刺杀高俅在庙中。

怕伤百姓飞刀偏,遗憾终生未成功。

萌骑无双九游版

小小急速跑安卓版

猎魔传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