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经济正处于调整期和闯关期0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0:24 阅读: 来源:挂锁厂家

中国经济正处于调整期和闯关期

“十二五”来到第二年,我们不禁要问:未来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态势还能持续多久?在1月8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主办的“2012中国企业发展高层论坛暨《中国企业发展报告2012》首发式”上,有关部门负责人与专家一道,就企业关心的今年宏观经济和政策环境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据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采用了3种不尽相同的方法,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进程和前景进行了分析。预计,我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很有可能在2015年前后下一个台阶,时间窗口分布是2013年~2017年,即很有可能在“十二五”末期放缓,在“十三五”时期明显下一个台阶。按照各种方法预测结果的算术均值,“十二五”期间我国潜在经济增速为年均9.1%,“十三五”为7.1%。结合该报告和专家采访,我们拟从整体、能源、汽车等多个视角对2012年开年后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予以展望与分析。  “去年11月我去欧洲的时候,当时他们还比较乐观,认为欧元区不会解体,但是,2个月后的今天,他们认为欧元区解体的已经超过了50%。与2008年相比,中国企业面临的外部环境异常复杂和格外严峻,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贸易投资摩擦将成为常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在这样的国际经济局势下,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从外需转向内需,积极调整经济结构,发展新兴战略性产业显得尤为迫切。  2012中国经济可能面临更大困难  中国经济持续告诉增长已经30多年。  “中国今后进入到中速增长的阶段,那么高速增长掩盖的金融和就业的矛盾与问题就会凸现出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昌智表示,“十一五”期间,“转方式、调结构”的结果并不理想。比如2010年,重工业比重71.4%,反而比2005年提高了2.5个百分点,其中6大耗能产业2011年增速在12%以上,服务业的GDP占比在“十二五”开局之年不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发布的《中国企业发展报告2012》认为:2012年对中国企业的发展来说可能会面临更多困难,世界经济形势总体上仍将十分复杂和严峻,国际市场需求增长可能继续放缓,国内经济增速可能进一步回调,各种快速增长中被掩盖的矛盾和问题可能会逐步凸现。针对这样一个情况,对政府部门和企业分别提出了16个字:政府的决策要“科学判断、统筹安排、市场主导,综合应对”;对于企业决策者而言,是“沉着应对、主动调整、防范风险、转危为机”。  中国经济面临的真实挑战是翻越“高收入之墙”  中国经济已经历了超过30年的高速增长,这一势头还能保持多长时间?当中国人均GDP按汇率法计算超过4000美元,且面临诸多矛盾与挑战时,中国是否会落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与会表示,“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不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就“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行了有关课题研究。课题组通过对先后踏入工业化征程的五类国家和地区进行分析研究,其增长回落出现了两种不同类型。一种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发生的增速回落。拉美国家出现在4000~6000国际元,前苏东国家出现在5000~7000国际元;另一种增长回落出现在“成功追赶型”的经济体,典型的有德国、日本、韩国和其他东亚新兴经济体。这些国家出现在11000国际元左右。分析其区别和原因,前者是在高增长潜力犹存条件下出现“失速”;后者则是在这种增长潜力和后发优势基本释放后发生的。  观察这些国家和地区,“中等收入陷阱”落入者,不论拉美国家还是前苏东国家,在推进工业化的体制、战略和政策上,都存在某些重大缺陷,如拉美国家封闭性的进口替代战略和前苏东国家的计划经济体制。由于在工业化起步阶段便存在这些缺陷,注定了经济增长达到一定阶段后不具有可持续性。而那些“成功追赶者”之所以成功,也正是由于避开了上述缺陷。  我国目前处在哪一个阶段?课题组认为,据统计,中国2010年人均收入已经接近8000国际元。超过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拉美国家人均GDP4000国际元和苏东国家人均GDP6000国际元的水平,与落入陷阱的国家相比,我国具备一系列支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有利条件,按照目前的增长态势,再过3~5年,我国人均GDP将会达到成功追赶型国家翻越高墙时所达到的11000国际元的水平。因此,除非出现重大挫折或反复,我国落入拉美和前苏东国家曾经经历的那种含义的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已经很小,而中国即将面临的真实挑战是翻越“高收入之墙”。  刘世锦指出,我国翻越“高墙”时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包括以下方面:即能否在增速下台阶时有效防范和化解高速增长期所积累的财政、金融风险;企业能否适应较低的增长速度环境,逐步改变“速度效益型”的盈利模式;能否随着增速回落而相应调整宏观经济调控目标;能否形成充分有效的市场环境,在竞争基础上产生一批创新型大企业和大量的创新型中小企业,培育出具有长期国际竞争力的技术、知识密集型制造业与服务业;能否进一步开放市场,放宽垄断行业特别是服务业准入限制,为服务业的大发展提供空间和动力;能否在城乡统筹的基础上,加快进城农民成为完整意义上的市民的进程,促进农民承包土地在保障权益的前提下优化配置;能否通过改革开放形成适应创新型社会建设需要的大学和科研体系;能否通过促进就业、创业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使中等收入群体快速成长;能否建成适应新阶段发展和创新需要、有效分散和防范风险的现代金融体系;政府能否由增长主导型向公共服务主导型转变。  中国要翻越“高收入之墙”,必须通过转变发展方式,着力解决好防控风险和增长动力转弱两方面的问题。刘世锦还指出,近期应重点防控如下风险:地方融资平台集中还本付息期的风险;房地产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增长放缓后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出现大面积亏损的风险,近期钢铁等行业的情况值得关注;已经露出苗头的民间借贷和影子银行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国际经济再次下滑对我国经济冲击的风险,9月份出口较大幅度回落后的态势需要继续观察。  宏观调控陷入“两难”并会更加灵活  2012年宏观经济形式依然面临“两难”,即在管理通胀与保持增长之间的艰难决策与小心平衡。综合与会人士观点,结构性减税有望成为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关键词,金融改革、财税改革、价格改革在今年有望提速。  国家税务总局政策法规司巡视员丛明表示,下一步税收优惠政策主要有六个方面,包括:促进经济结构调整、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落实完善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税收政策;扶持就业创业、保证民生;大力发展服务业、推进增值税扩围;增强区域发展协调性、完善区域性税收政策;实行促进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的税收政策。  刚刚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与会表示,怎么理解2012年的货币政策的稳健?这个稳健不是相对于前两年的货币发行量快速增长说的,而是相对于中国多年的平均情况说的。直白地说,就是相对于实体经济来讲,不再提供超出需求的多余货币供应量。  至于如何理解“微调、预调”的提法,夏斌认为有两层涵义:一方面,中国目前融资体系不健全、不灵活,所以就需要采取一些信贷结构政策、税收政策、甚至是行政性的措施加以弥补。比如说,现在强调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强调对在建工程尽可能保证等。另一方面,指央行为保持货币政策稳健,可以在存款准备金率、央票和利率等调控工具之间进行适当的调整。夏斌表示,如果接下来外汇占款进一步减少,中央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并不是意味着放松银根。即使连续几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也只是说明外贸顺差、外汇占款的减少速度加快了,货币政策仍然可能是中性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鹤说:“今年要准确把握‘稳中求进’的基调。一是要注意避免政治周期的投资冲动,避免‘GDP挂帅’,真正注意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进行调整,在调整中实现转变,真正能够做到统筹兼顾、以人为本;二是微观主体要有平常心,树立稳健的思想,注意保住底线是非常重要的;三是在求稳的同时,以改求稳。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大改革力度。从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情况来看,特别需要积极稳妥地推进金融改革、财税改革、价格改革。此外,政府职能要加快转变,非公经济需要更好的外部环境,国有企业的竞争力也需要进一步提高,加快这些改革已经具备了比较好的条件。”

兰州教师资格证考试

甘肃西部计划考试历年真题

甘肃公务员面试名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