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苦难言夫妻双博士的强强婚姻怎么啦[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5:46 阅读: 来源:挂锁厂家

div>

董小蕊是遗传学博士,她的丈夫江汉明是考古学博士,这对双博士婚姻被人们称为“强强联合”。男博士和女博士不仅仅只会各自挑灯夜读,他们每天出门都热吻……十年过去了,这对夫妻怎么样了?也和别人一样闹矛盾吗?这对高智商的人是怎样解决矛盾的呢?

王子和公主 相爱了

董小蕊自称是正宗的“湖大造”。她的父母是湖南大学的老师,她自己也在湖大附属幼儿园、附小、附中度过了童年和青少年时代。考大学时,她决心换个环境,离开父母的庇护。于是,她考进了武汉大学。

董小蕊大三寒假在火车上遇到了江汉明,他是自己室友的老乡,在此之前她们只是点头之交,那时他已经是研究生二年级了。

两个人聊得极其热络,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文史经哲,无所不谈。江汉明的渊博学识让一向自认为聪明的董小蕊对他刮目相看。他那得体的言谈,优雅的举止,灿烂的笑容,活脱脱一位标准的绅士,小蕊心底莫名涌起一丝温柔。

青年的朋友在一起,使枯燥的旅途变得旖旎和浪漫起来。董小蕊真希望火车开得慢些,路途变得长些。在长沙下车时,他们感到有些难舍难分了。

整个春节,董小蕊过得颇不平静,魂好像被江汉明牵走了。返校后,董小蕊与江汉明就开始了公主与王子般的爱情童话。

那天夜晚,许多星星在蓝黑的夜空中一眨一眨。天很冷,小蕊却在暧昧与局促不安中觉得很温暖。汉明突然转过身,问她:“你会不会是我生命里的那颗恒星?”当时小蕊由耳根热遍全身,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其实她想对他说:“这句话我等很久了。”

像所有的大学生恋爱一样,他们一起上自习,一起看电影。初恋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刻在小蕊的脑海里。她记得汉明第一次鼓起勇气牵自己的手时他手心渗出的汗水;她记得在收到汉明的第一个生日礼物时自己给他的那个拥抱;她记得在那个春风沉醉月华如水的夜晚他们绵长的初吻……

一年后,江汉明毕业留了校,董小蕊则去另一所高校任教。遥远的路途没有阻隔他们的真情,很难见面,书信就成了联络的主要方式。每星期小蕊都会收到汉明的3封信;同样,自己也会给汉明写二三封信。两年后,各式各样的信笺成了他们爱情最忠实的见证。江汉明把自己的信整理成“爱蕊小札”,而董小蕊则用日记记录下了他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的点点滴滴。

两年后,董小蕊回母校攻读硕士,这时他们的爱情也成熟了。婚礼特别简单,1994年9月20日早上,他们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中午双方的父母见面吃了一顿饭,晚上,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两个人就成了夫妻。

婚姻, 初恋般的美好

别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柴米油盐会渐渐磨平恋爱中的激情,但董小蕊和江汉明的婚姻却依旧浪漫如初恋,像一对“腻虫”,这样的生活让所有的朋友、同学都羡慕不已。

早上,董小蕊和江汉明在家吃完早点,默默对视许久,恋恋不舍地吻别;中午,因为他们两人的单位相距不远,就约好一起去外面吃午饭;晚上,他们一起做饭,汉明择菜,小蕊炒菜;汉明淘米,小蕊煮饭,享受共同的劳动成果。饭后,两个人或依偎在一起看电视,或讲讲单位里的新鲜事,或说说情话……

他们都有各自的朋友,汉明喜欢和他的硕士、博士同学讨论他们的专业问题,交谈甚酣偶尔不回家,但小蕊从不怀疑他。小蕊喜欢叫上朋友一起去登山、游泳、打球。他们在各自的社交圈子里自由自在地生活。

这些都源于当初他们制订的一个“婚姻条约”。刚结婚时,董小蕊对江汉明说,我们都是知识分子,应该互相尊重,相互理解。我不想做受害者或泼妇,也不希望你做野蛮人。如果夫妻间有矛盾,不许吵架,不能回避,要协商解决。有一天不爱对方了,就坦率地说出来,可以拎包走人,但不要欺骗对方,也不可以带走任何东西。

经过一番谈判,董小蕊和江汉明完成了婚姻生活中相处的细则。条约规定:本着互敬、互爱、互谅的原则,两人都必须无条件地尊重、爱护对方,孝敬双方的老人;家里的事由董小蕊做主,江汉明的事可以自己做主(感情的事除外);家务活共同承担,如一方太累,可由另一人完全做完;两人的经济收入由董小蕊保管,每个人都有工作和交友的自由……

董小蕊对自己的婚姻是下了功夫的,把它看作和事业一样重要。不管工作如何,董小蕊都会拉着丈夫抽出时间去看喜欢的电影,有了小孩后,就是一家三口同去。每年,他们都要到世界各地去旅游观光一次。董小蕊甚至会定期去婚姻家庭咨询中心学习夫妻相处的技巧。碰上情人节或彼此的生日,他们都会为对方挑选好礼物,一直如此。董小蕊知道婚姻不仅需要维护,更需要经营、“保鲜”。

1999年8月,35岁的江汉明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获得了武汉大学考古学博士学位。这年底,董小蕊也开始攻读遗传学博士学位。这对博士夫妻被别人笑称为“强强联合”,让人羡慕不已。

男博士和女博士的婚姻出现了危机

2000年,江汉明被派到加拿大学习。江汉明走后,董小蕊的生活一下子不习惯起来。因为无法遏止对他的思念与牵挂,几个月后,董小蕊也联系到加拿大的一个科研机构做研究员,小孩交给姥姥看管。两年的异域生活,好像又一次的蜜月之旅。

两年后,江汉明必须回国,而董小蕊则可以留在那个待遇优厚的研究所继续读书或工作。同样是为了汉明,董小蕊毫不犹豫地谢绝了这样的机会。

回国后,不知从何时起,江汉明开始跟董小蕊开这样的玩笑:“像我这样的年龄和地位,找个年轻女孩完全没问题。”

董小蕊笑他太自恋自负。有一次,他上网给一个女孩发邮件时,小蕊问是谁,他说是在加拿大认识的一个女孩。董小蕊跟他提起他们新婚时那个玩笑般的约定:如果谁觉得在家里呆不下去,可以拎包走人,但不要欺骗对方。江汉明听了这话,神情有些狼狈。

董小蕊一直觉得,自己对丈夫、对儿子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她对自己的婚姻从来就是信心爆棚,从来没想过,谁有本事能在她和汉明中间插一脚。但事实却是,江汉明自己向外踩了一脚,他们的婚姻出现了危机。

2003年2月,江汉明在外出差。14日,本来是江汉明回来的日子,可他却突然说回不出来了,要去深圳考察一个千年古墓。董小蕊心里犯了嘀咕,以往这一天都是一起度过的,精心挑选情人节礼物,共赴浪漫之约。而且深圳临海,气候潮湿,很难有千年的古墓,去会新情人还差不多!

董小蕊一针见血地揭穿了江汉明的谎言,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你如果今天不回来,就永远别回来!”晚上12点,江汉明顶着大雨出现在家门口。

一天,董小蕊好奇地打开丈夫的包,一个女孩的相片赫然躺在他的包里,还有女孩的家庭和工作地址、联系电话,甚至还有银行账号。

董小蕊当着丈夫的面给那个女孩打了电话,女孩答应离开他。

董小蕊相信江汉明还是爱自己的,她以为这件事会随风而逝,但汉明一次又一次的谎言打破了她天真的幻想。江汉明是一个不善作伪的人,不断地有一些把柄落在小蕊手中。董小蕊在缴电话费时发现费用猛增,一查电话记录,发现汉明仍在给深圳的女孩打电话。她还经常发现,江汉明带着手机上厕所,大半天不出来,原来是在里面发短信。

爱情之舟转了一个弯,又启航了

这样一拖就是一年。董小蕊不止一次地问丈夫:“我对你,对这个家还不够好吗?我们原来的生活多么幸福美满,看看现在像什么样子!”江汉明每每沉默以对,这更令董小蕊生气。

江汉明的父母听说儿子在闹婚外情,急急地从湖南来到武汉,把儿子骂了个狗血喷头,说小蕊哪点配不上你,论才、论貌、论家庭、论人品,哪一样不是百里挑一?为什么还不知足?临走时,老人扬言,如果你不珍惜小蕊,不珍惜这个家,我们就只认儿媳,不认儿子。

有一天,江汉明像是醒悟过来了,突然对董小蕊说:“其实生活太完美了,反而是一种遗憾。就拿我们的婚姻来说,两个人都是博士,而且是文理互补;我们都是对方的初恋,以前没有爱过任何人。作为妻子,你确实称得上尽善尽美,找不到一点不对的地方。可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你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魔鬼,都有放纵和不想受约束的一面。”

董小蕊逼视着他:“你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没门。”

2004年5月,董小蕊和江汉明分居了,孩子她也带走了。

没有妻子的操持,江汉明顿时慌了手脚。灶冷碗空,形影相吊,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不久,江汉明因喝闷酒驾车出了事故。当他醒来时,人已躺在了医院。车报废了,腿撞折了,可令他欣喜的是,董小蕊带着儿子来照顾自己了。

江汉明差点从床上跳下来,可一瞬间,喉头又噎住了,千言万语不知从何处说起。小蕊说:“先养着吧!还没有离婚,我有照顾你的义务。这是红枣炖鸡汤——”

江汉明想抓住她的手,可她却躲开了。恍惚中,江汉明看到,董小蕊手上的金戒指没有了,左手无名指上,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痕。那只戒指是他们结婚时买的,并不值多少钱,可她却戴了10年。后来,他们的收入增加了,江汉明曾想给妻子买个更好的,可她却说:“这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我要戴着它,一直到老。”想到这里,江汉明的心又沉了下去。

住院期间,远方的情人除了给江汉明打了一个慰问的电话,就杳无音信了,而董小蕊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江汉明躺在病床上,好好反省了这几年的所作所为。自己这几年在安心享受妻子奉献的同时,却鬼使神差地喜欢上了别人。其实,情人只是自己生活中的一个点缀,而妻子才是自己生命中最亲的人啊!

两个月后,江汉明出院了,在家里静养。那天,董小蕊来了,是来搬她的东西。显然,她还没有原谅江汉明。看着她镇定自若地指挥搬家的人,江汉明心如刀割。她带走的不仅是她的衣服和日用品,还带走了江汉明生活的希望。

江汉明不顾一切地追了下去,车子正要发动,江汉明嚷了一句:“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她问。

“你丢了一样东西,”江汉明说,“把我也带去吧!给我一次机会,我重新追求你!”

董小蕊掩面痛哭起来。两年来,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与屈辱,她在江汉明面前都倔强地隐忍着。这是她第一次在丈夫面前流泪。江汉明也哭了,他是为自己的过失而哭,为和爱妻的情感回归而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