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佛塑股份垃圾门事件背后洋垃圾产业链调查

发布时间:2020-03-13 17:20:51 阅读: 来源:挂锁厂家

废旧塑料“华尔街”进口产销一条龙

佛塑股份“垃圾门”事件背后“洋垃圾”产业链调查

每经记者郭荣村发自广东佛山

声名狼藉、屡禁不止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最近重回国人视线,连上市公司佛塑股份(000973,SZ)也牵涉其中。

佛塑股份子公司以及其他发泡餐盒企业采购原材料的大本营,就是广东省佛山市杏坛镇。这里是我国最大的进口废旧塑料集散地之一,从洋垃圾原料进口,到初步加工粉碎,再到成型的再生塑料,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相关企业,因此它还有一个“洋盘”的称号叫“废旧塑料的华尔街”。

然而,在繁荣的表面背后,却隐藏着利欲熏心和环境污染。近日,记者展开实地探访,试图揭开进口洋垃圾产业链的神秘面纱。

现场:废旧塑料堆成小山

8月14日,烈日当空,浓烈的塑胶味夹杂着灰尘,悬浮在空气里。

杏坛镇吕地工业区一片繁忙景象,大大小小的废旧塑料厂星罗棋布。工厂里机器轰鸣,不时有大型货车穿梭在狭窄的道路上。

杏坛镇的废旧塑料行业,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一度成为当地支柱产业,在网上被称为“废旧塑料的华尔街”。

黄云升(化名)从印着洋文的袋子里,抓了一把已被粉碎的塑料边角料,放在手心里仔细查看。在他身后,几百平方米的大仓库里,堆积了小山一样的废旧塑料。

在废旧塑料行业摸爬滚打了十余年,黄云升目前服务于一家小企业。他不懂那些形状怪异的洋文,但他可以很快看出每种废旧塑料的类别、性质。因为没有从海外进口的渠道,他只能从中间贸易商那里拿货。

黄云升验完货,正和中间贸易商谈价格。他很想直接从海外进口这些废旧塑料,节省一大笔费用,但和其他大多数企业一样,他所在的企业只能通过中间商拿货。

记者问起为何不直接从海外采购原料,黄云升摇了摇头说,直接进口虽然要便宜得多,但手续繁杂,且无人脉,更无渠道。

这只是废旧塑料长长产业链上的一环。当贸易企业把国外的各种废旧塑料从深圳或广州的港口运送到杏坛镇后,中下游企业再从中间商那里采购废料原料,然后继续往下一环节传递。

黄云升所在的企业,只是把打碎的废旧塑料颗粒,以各种比例调配成客户需要的再生塑料。这种再生塑料可能出现在电视机、电表、空调等家电身上,当然,也可能出现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上。

进口:中间商大多无资质

北京市京元物环认证咨询有限公司的李锦华告诉记者,企业要想直接进口废旧塑料,必须符合相关条件。她给记者提供的“国内收货人材料”显示,收货必须提供注册登记申请表、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书等材料。此外,还要提供AQSIQ()等文件。

这显然难倒了“黄云升们”。

于是,杏坛镇300多家塑料贸易企业有了施展空间。他们通过各种途径进口货物,搭建起了杏坛镇和世界的桥梁。

不过,顺德区固体废物管理中心此前向媒体透露,杏坛镇现存千家塑料企业中,仅两家具有进口固体废物的资质。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当地的贸易。一位中间商透露,他虽无资质,但可以找有资质的进出口企业“帮忙”。

记者以小企业名义,致电香港地区的君欣公司,一位姓陈的女士表示,企业无需提供任何证件,即可通过香港中转进口废旧塑料。

广东环保部门相关人士表示,通过这种方式进口货物是违法行为,只有企业亲自向环保等部门申请相关手续才合法,否则被海关查获后,要承担刑事责任。

国家环保总局办公厅在2003年下发的也规定:非法转让或倒卖进口废物的企业,不予签发进口废物批准证书。

目前,进口废旧塑料由环保、检验检疫和海关等多部门把关。海关负责对进口货物量和税收进行监督,环保和检验检疫部门对进口产品的环保及质量等方面监督。

近年来,废旧塑料进口量不断攀升。以天津海关统计数字为例,2009年前11个月,天津海关进口9.5万吨废旧塑料,价值5398万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3倍和1.8倍。

暴利:小作坊年赚几十万

“一个中等规模的厂,每年大概也有100万元毛利润。”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宇辉塑机厂总经理郑朝辉告诉记者。

郑朝辉所说的“中等规模”,指的是有几百平方米的仓库、20万元左右的设备和两三百万元的流动资金。他表示,从平均水平来看,中下游加工企业从中间商那里采购的货物,一吨毛利为800~1000元。

黄云升也证实了这种说法,他表示,一个小型加工厂一个月的毛利润为3万~5万元,中等规模差不多能有8万~10万元。

在杏坛镇,近千家企业中,大多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作坊式企业,有项目时,雇三五名工人便可上马,一年轻松赚几十万元。大型规模企业几乎没有。

黄云升还透露了一个“秘诀”:如果不想办理工商执照等,可以租一间厂房,白天关门生产,晚上进出货物,一般不会被发现。他指了指斜对面关着门的一间厂房,记者见铁门紧闭,以为是废旧仓库,但走近后仔细听,里面却传出机器的轰鸣声。

不过郑朝辉表示,这样做很危险。“刚出了发泡餐盒的事情,上面查得很紧,还是把一切手续办妥为好。”他还表示,如果实在不想办执照,可以去更远的郊区办厂,或租一间包牌的厂房也行。

一位当地老板介绍,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做废旧塑料生意,虽然近两年生意不大好做,但大家的热情还是很高。因为投入少、见效快,对一个家庭来说,一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利润是极具诱惑力的。

杏坛镇从2007年开始整治废旧塑料行业,2009年再遭“铁腕政策”,4月13日这天,就关闭了无证照废旧塑料企业51家。企业数量从高峰时期的1500多家减少到了现在的1000家左右。

环保:杏坛付出沉重代价

杏坛镇的废旧塑料加工企业并不在乎他们的再生塑料究竟用来做什么,无论是卖给家具企业,还是工业材料生产商,或是一次性发泡餐盒厂。

杏坛镇废旧塑料产业在给发泡餐盒厂提供“方便”的同时,也付出了沉重代价。空气中经常飘浮着异味,一条小河已变成油墨色,当地环保部门不断接到居民投诉:“塑料焚烧黑烟弥漫;污水直接排入河中,臭气熏天……”

企业为什么要用进口的劣质再生塑料生产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

原来,作为塑料餐盒原料的纯聚苯乙烯颗粒价格是每吨超过1万元,而再生塑料颗粒每吨只有6000元左右。而且,每只发泡餐盒的市场价不到0.1元,而环保餐盒需要0.3元以上,价格差异给发泡餐盒带来了更大的市场空间。几番对比,环保餐盒毫无优势。

公开数据表明,目前我国每年一次性餐盒的需求约为150亿只,90%以上为塑料餐盒,其中不合格的发泡塑料餐盒占了一大半。

一次性发泡餐盒对人健康的危害相当大,除了“洋垃圾”本身有可能对健康造成影响外,厂家在生产过程中还违规添加滑石粉、荧光增白剂等有害物质。而中餐多油、高温等特点极易使这些有毒物质渗入身体。

此外,这种一次性发泡餐盒降解缓慢,还会严重污染环境。据了解,一只小小的发泡餐盒重量只有十几克,但是需要约200年才能完全降解。而焚烧则会产生十余种有害气体,容易造成大气污染。同时,这种餐盒质量轻、体积大,几乎没有人愿意回收,这也导致了发泡餐盒垃圾泛滥成灾。

不锈钢紧固件

不锈钢304六角法兰钻尾螺钉DIN7504K

怎样挑选压铆螺钉

不锈钢通孔压铆螺柱

相关阅读